快捷搜索:  as   oto

2018快过完了 那只青蛙还在给你寄明信片吗

乔氏活络宝,日月星城教学点,兰州西固86警花原照,人走茶凉的反义词,我的家乡晋察冀电视剧,迷路4p,山科大校外成绩查询,卡巴人,荣郅隆,溥熙来事件,广铁在线,仿古门窗锦鑫源建材厂,潮典网,王的第十七妾,范明文,邓朴方最新消息,七色星露cg,绳艺悟语,白马军神传,多米诺·朵米诺,慕容晓晓个人资料,潘梦莹死了没,处子坊,酷云eye,宁夏灭门案一家七口被杀,上海三结义吴奇隆版,罗浮不果,安妮娅·谢苗诺维奇,我的魔术猜想,王宣予老公

2018就快过完了,那只来自日本的旅行青蛙,还在给你寄明信片吗?

2018快过完了 那只青蛙还给你寄明信片吗

2018刚到来的时候,一只戴着荷叶帽子拿着行李出门的绿青蛙火了。年轻人从游戏里感受到许多东西,除了自由、独立、爱这些永恒价值,还有当下流行的“佛系”。之后的300多天里,像青蛙一样的新鲜事物始终是快速变化的时代主题。朋友圈上午为一种观点沸腾,下午又为相反的观点恍然大悟,热议的公共话题和事件,也在这样的形式里一个个向我们身后掠去。

年末,我们在这些事件里找到一些普通人。和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相比,他们的故事着墨不多,缺少戏剧性的反转,也未对社会和国家引起太多形而上的思考。他们面目平静,在公众视线里无名无姓,包含在“众生”这个宏大的词汇里。

被记录的部分,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唯一一次接近公共事件的经历。他们和那些事件一起,共同组成了“过去”。在他们身上,我们同样发现了一些长久留存的东西。那个抽象的、面目模糊的“过去”,也随着这些留存,一点点有了可以捕捉和触摸的踪迹。

众生——你所未见的2018

疫苗 | 程序员爸爸的小事

2018年7月22日,马克的朋友圈被疫苗造假的新闻刷屏,“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25万支不合格疫苗销往山东省”这一条,令他格外注意。今年夏天,关于疫苗的安全性引起热议和质疑。马克是一个程序员,也是一个爸爸。他和另外两个爸爸在惶惑和愤怒之外做了一件小事。

201605014,事情过去已近半年,马克依然脱口而出这串数字。

马克36岁,山东人,在济南一家国企做软件研发管理,有个3岁的女儿。“往身体里打的东西也敢造假?” 疫苗事件让马克很生气,晚上回家他立刻翻出女儿接种的小绿本子,发现第四针“百白破”那栏印着“长生生物”,批号“201605014”,就是新闻曝光的问题疫苗。

几个小时后,他上网查资料发现,早在2017年11月初,这批疫苗就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(中检院)检验,指出效价指标不合格,国家也发布了公示。但是,“8个月前公示的问题疫苗,我们居然不知道?”

打针前家长对疫苗知道得太少,即便知道了生产批号,也无法在国家公布检验结果后第一时间拿到安全性信息,马克说,“这是让我们感到最焦虑的地方”。

发现女儿打了问题疫苗的那天晚上,马克花了两个小时才找到那个批次疫苗的公示报告。

全国有8个药检所,家长并不知道注射的疫苗是哪个药检所检验的,若想查询自己接种批次的疫苗是否合格,所有药检所要挨个翻找。

作为一名掌握数据搜索技巧的程序员,马克想,其他家长投入的时间比我还得多,也许半路就放弃了,“虽然公示了问题,但还是没有一个便捷的途径去查询。”

第二天上班,他和另外两名有孩子的同事聊起这件事,“既然已经知道了查询方法,是不是可以写个程序?”让家长在孩子注射疫苗前,可以快速查到疫苗的安全性,“看到自己接种的批次没问题,也就放心了”。

三个程序员爸爸一拍即合, 他们连续工作了三个晚上,第一批就汇总了近5万条信息。虽然百度、阿里、腾讯就已经陆续推出了类似的东西,但马克觉得自己的小程序更全面,“确实他们该有的都有了,但家长嘛,总想知道更多一点。”

近半年过去,有7700个用户使用过马克的小程序。数据存在云空间里,一天3毛钱,马克觉得这也算不上什么成本。

两次访问高峰分别是7月底和8月中,也就是媒体集中报道的时候。之后没什么人用了,马克想再提醒一下家长,打针前护士把疫苗从冷藏柜拿出来的时候,一定仔细看看外包装袋,确认好打的是什么疫苗,哪个公司,生产批号多少,“最好拍张照片或把包装袋留下,如果每个人都做到,整体就做到了。”

2018年12月24日,马克又手动更新了各批次疫苗的公示数据,一共70563条。

他希望自己的“接种查询”小程序有一天被官方版本替换掉,实时更新数据,然后在孩子们打针的地方贴出查询海报和二维码,为每个人提供便捷透明的查询通道。

生还 | 野猪队“佛系”教练

今年夏天,一支叫“野猪”的少年足球队在洞穴遇险,18天后全部生还,而中途搜救他们的一名潜水员不幸遇难。整个过程用戏剧化形容并不为过。13名被困者和上千人赶来的跨国大营救,在泰国北部边境书写了一个关于团队的生存范例。

众生——你所未见的2018

被解救的12名泰国少年足球队“野猪”队11名队员结束为期9天的短期出家修行,参加还俗仪式。身披袈裟的为教练Ake。

“野猪”里唯一的成年人Ake是男孩们的教练,曾在寺庙修行多年,喜欢冥想,是个没有国籍的孤儿。他的存在,为这个以灾难开头的故事平安结尾,增添了一些意料之外。

野猪足球队主教练诺帕拉6月23日早上有个约会。于是,25岁的助理教练Ake(Ekkapol "Ake" Chantawong )在这一天要完成一项重要任务:独自带少年队到“睡美人山”附近的足球场去。这些男孩最大的16岁,最小的只有11岁。

“睡美人洞”他们今年已去过四次,洞口挂着7月至11月严禁入内的一块牌子,可教练没想到,今年的雨季来得比往年早。野猪队和往常一样,只带了少量食物、水和探照灯。进洞后水位很快涨起来,他们只能往更深处走,寻找安全的落脚点。

等到英国潜水员发现他们,已是10天之后的事。

手电筒的光晃过他们的脸,孩子们挤在被水包围的一小块泥泞的高地上,静静地坐着。潜水员几乎不敢相信所看到的,“他们全都活着!” Ake的脸色比其他男孩更憔悴。因为他把带入洞中的食物全分给了孩子,自己仅靠喝水熬过十天,包括石钟乳上滴落的淡水。

救援队好奇他们怎么在黑暗的洞穴里生存下来,Ake说,他教孩子通过冥想保存能量,尽量不过多移动身体,保持平静之心。

坎塔万阿姨向媒体讲述了Ake不幸的童年。母亲过世时他还很小,10岁时父亲也死了,唯一的兄弟也在年幼时死了。两年后,他搬到隔壁省的一个寺庙里生活。20岁时为了方便照顾奶奶(外婆),他离开寺庙还俗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akcity.com/fangchan/20181231/16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